【团酷】你脱不脱

库洛洛酷拉皮卡以及西索伊路米四人的脱衣UNO,一群人在黑鲸号上的打发时间日常,他们的私人恩怨被我吃了【没

原版其实是和八老师@纳洛酮 口嗨的脱衣麻将,但由于本人无法在零实践的情况下学会麻将于是改成了UNO

有念能力的不合理应用请注意


酷拉皮卡后悔了。他们一定是在海上漂久了脑子被空气里潮湿的水汽泡坏了才会聚众打牌,还是脱衣服的那种,毫无礼义廉耻,道德底线都随着滚滚海波翻进广袤辽阔的深海区喂鱼。

好吧,或许除了酷拉皮卡本人外,其他三个原本就是道德沦丧人性泯灭的标杆。酷拉皮卡的目光游转在西索和伊路米之间,最终停留在库洛洛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上。

三天前他和幻影旅团...

【影日】恋爱教学

影山飞雄有了喜欢的人,为此他向青城的及川彻请教如何恋爱,他反复尝试反复失败最后破罐子破摔。

1w字,he


1.

发件人:讨厌的小飞雄

主题:有问题

>>>有重要的问题想要请教及川前辈。


及川彻把自己的思绪从国文课本里繁靡的文段中挖出来,他的下巴贴着桌面,往日里柔顺的栗色短发也乱糟糟地翘起,就这样保持着被学业折磨到狼狈的姿态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最新投递到手机里的信息,在注意到发件人的时候他下意识撅起了嘴。


收件人:讨厌的小飞雄

主题:回复:有问题

>>>不准有问题!笨蛋小飞雄,这个点及川大人要睡觉了,才不...

Q:老师是退雷安圈了吗?

不能算【?】应该说是目前有点淡了吧,差不多是保留着未来什么时候或许还会再写一下这对的状态去接受新事物了

万一以后一时兴起就回家看看了呢?【好像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

【团酷】禁忌烟草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前文《伊莎夜》《血橙与罗勒》见合集


人人向往戒指,不过鲜有人追问戒指背后的故事。

徳里阿诺市市中心的博物馆发生了一桩不为人知的盗窃案,蜘蛛的入侵如同一场悄无声息的飞来横祸,值班室的保安在凌晨的半梦半醒间并没有注意到监控屏幕飞快地闪烁了一下,约零点五秒后布满噪点的雪花屏就立刻恢复成了往日风静澜止的夜间场馆录像,保安在迷糊之中抬眸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于是重新陷入浅眠。

在监控被替换的瞬间博物馆的警报装置也一并被关闭,得益于已经掌握了控制室的侠客,库洛洛大摇大摆地走在...

【团酷】血橙与罗勒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前文《伊莎夜》见合集


“我告诉他我额头上的等臂十字架是我叛逆时期的杰作,显然这是个美妙的理由,他相信了。”

不,这一点也不美妙。库洛洛沾沾自喜地在电话里同侠客分享他恋爱时期的高雅糊弄学,殊不知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里其余的蜘蛛们或忧心忡忡或指指点点地聚在侠客家的客厅里。

侠客努力使自己的措辞听起来高情商,看得出他非常努力了,他在听完库洛洛的话后几乎所有的表情都伴随着轻微皱眉:“就凭这一点就能看出对方有多爱你了,毕竟团长你的叛逆比起一般人的叛逆期看起来还要离经叛道一...

【影日】国王的红线

日向能看见红线的设定,乌野一年级时期的双向暗恋,HE


闭眼,深呼吸三次,倒数五秒,然后睁眼。

如果世界是巨大的毛线团,那么宇宙中是否有猫?那些五彩斑斓的线从五指上伊始,眼花缭乱地穿越日向翔阳眼中的世界,日向知道它们有些就与身边的同行者相连接,有些却向着远方绵延的群山无线延伸,它们或许拦截过正跨越国界线的火车,或许会浸泡在风涛呼啸的暴风雨中,在丝线的包裹中,阳光也仿佛生长了一层水锈。

这个秘密伊始于男孩五岁的一次捉迷藏游戏,他在最后五秒做了一次深呼吸而后睁开双眼,世界却焕然一新,而他懵懂地望着绕在双手五指上的线,有了线的引导他成为了今日捉迷藏的最大赢家。

当然不止这些。在和母...

【影日】乌鸦上京二三事

Summary:影山意识到他和日向间维系着的微妙平衡被什么打破了,他陷入一段少年心事中,却不知道日向也是这样认为的

HE的双向暗恋,春假时乌鸦们的快乐东京之旅


》》


影山飞雄是个对排球以外的事物都认知迟钝的家伙,这天他照常结束社团活动后和日向一起离开乌野,照常清算今日的胜败后在坂之下商店买包子,照常拌嘴后分别,那一撮鲜艳的橘色消失在他深邃的眼瞳中,在自行车的车轮飞快碾过路面的细小音声里乌野的二传手却冒出了一个有点伤春悲秋的、总之绝对不会属于过去的影山飞雄的想法。


——我好像跟这个呆子认识差不多一年了。


影山不觉得一年有多长,这只不过是他人生截至目前...

【团酷】伊莎夜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香槟玫瑰、生锈钉还有心驰荡漾的For One Night。

刚从一场甘甜美梦中苏醒的酷拉皮卡毫无睁眼的欲望,包裹全身且紧贴着皮肤的温暖为他带来安全感,金发的男孩心安理得地躺在某个人怀里并发出软软的鼻音和舒服的咕噜声告诉对方自己已经醒来,他甚至肆无忌惮地在这个怀抱中舒展腰肢,朦胧且不自知的模样显得无比可爱。

巴托奇亚共和国早晨八点的阳光似水波般温柔,它们从窗帘的缝隙中潺潺流入缠绕着旖旎气息的宾馆套房,这时候犯罪猎人精准的生物钟开始噼里啪啦崩坏,习惯...

【奇杰】巧克力与世界中心

关于杰·富力士与他过分灵敏的鼻子,He


1.

“东巴先生是臭袜子味的。”杰·富力士一本正经地压低声音对他的新朋友说。

“哈?”奇犽皱起眉,很快他的鼻尖动了动,“没错,是有一股臭袜子的味道。”

头顶的白炽灯是贱井塔小房间内唯一的光源供给,被困在内的五人模糊了时间的刻度只能凭借生物钟作息起居。现在是统一决定的熄灯时间,而十二岁的男孩们仿佛有着无穷精力,被限制在狭小的空间内也丝毫不能阻止他们生命的齿轮加速运转,枕头大战不过瘾,俯卧撑比赛也不过瘾,他们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呼吸比睡着的另外三人微微急促些,他们胡乱却轻巧地翻身,最后面对彼此从对方...

【团酷】LaLa Land(1)

原著背景下的灵魂伴侣梗,应该是he

时间线大概是从友客鑫篇结束到团西战之间,一个短暂却悠长的白日梦


酷拉皮卡的心口出现象征着未来灵魂伴侣的印记是在他十二岁那年的某个午后。列车狭窄的休息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男孩蜷缩在软垫上被屠族的梦魇反复折磨,梦中他被赤红的怪物抓住脚踝反复拖行至苦痛之中。

在冰冷的阳光下和无法结束的噩梦中他完成了复仇者必经的洗礼。唯有这段记忆不会褪色,下车后的天空是铅灰色的,窟卢塔被灭族的惨案登上各大报纸的新闻头条,在电子屏幕上不断流过的、沦为人们饭后谈资的是身体里流淌着和酷拉皮卡同源鲜血的同胞。而在这之前,酷拉皮卡从未想过,窟卢塔族隐居之地的曝光会以上百同...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