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我和人外有场恋爱

人外生物雷x调查员安,不是正统克的克苏鲁,结局有分支注意

summary:雷狮出差后的某天安迷修在家里发现一个旧木柜,里面装着他记忆里丢失的背包

A选项结局:这里 

B选项结局:这里 

C选项结局:这里 




起因是一场大扫除。

在丈夫因公出差的最后一天,勤快的调查员先生决定彻底整顿一下自己与雷狮的爱巢以迎接对方的回归。

使用那些清洁工具的时候安迷修偶尔会羡慕出差在外的雷狮,明明两人搭档参与了半年前的调查且平安归来,却只有他的精神检测显示为异常状态,因此他被组织勒令在家休息一年,唯一顺心的事是回来后他和雷狮立刻结了婚。

他对丈夫的外出怀揣着饱含忧虑的思念与爱意。这次雷狮又会遇到什么诡异的事件呢?或许今夜回到家里的会是一个残疾人或者是疯子?

呼——他将杂乱的思绪抛之脑后,然后拎着扫除工具进入了堆满杂物的地下室。这里是个容易让人忽视的地方,时光在这里也显得无比苍老,灰尘与垢物即是厚重的痕迹。

空气中弥漫着古旧而呛人的味道,即便如此调查员灵敏的嗅觉还是使他捕捉到了一丝异样。

令人窒息的腐臭。拥有数年调查员经验的安迷修轻而易举地分辨出了这熟悉的味道,于是他循着气味在杂物堆中翻找着,最后一身灰尘地在地下室的最角落找到了一个漆黑的木柜。

柜子方方正正地倚在墙角,约是能够藏进一个人的大小,像是一座无人问津的墓碑,覆盖在上面的积灰让安迷修有了率先擦干净它的冲动。

木柜内部刷着漆,除了一个旧背包外安迷修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个包是他半年前背的那个不是吗?他望着抖落了灰尘的深棕色双肩包感到无比困惑,这个包应该已经丢失在事故现场了才对,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

手机、压缩饼干、一把小巧的匕首、一支枪、半瓶矿泉水、一支笔和一本组织发行的调查员手册。这与他记忆中的随行物品分毫不差,只是装入这些物品后背包中的空间似乎仍显富足。

安迷修将这些物品拿出后放在水泥地上一字排开逐一检查:压缩饼干还在保质期内,出鞘后的匕首锐利依旧,笔杆中剩余约三分之二的墨水,枪的型号是格洛克17式9mm,弹匣中有十二发子弹,调查员手册的边角微卷页面泛黄但并不影响阅读。

最后是手机,开机后各项功能齐全,电量残余6%,联系人一栏中有个陌生号码,显然不是雷狮的也不是自己其他备用机的,他试着拨打,却只接受到一连串的忙音。

安迷修试着去回忆半年前那起事件的经过。最开始是组织发现在南方某个城市的郊区出现了隧道“吃人”的现象,在经过一系列探查后不仅没有知晓隧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还接连折损了两个C级调查员,最终组织派遣了自己和雷狮两名A级调查员搭档前往那条发生怪异事件的隧道。他们行至隧道的尽头都无事发生,直到接触到外界光源的瞬间自己因后脑受到重物击打,再次醒来的时候被剥夺了作为调查员时的记忆,而眼前还有五个同样倒地昏迷的人,不远处则出现了一栋洋馆……

失去的记忆在同雷狮离开洋馆后就被悉数归还,自己在记忆恢复前应该是靠着调查员手册意识到了自己调查员的身份,并籍由手机中的号码与雷狮确认了搭档关系,但是——

真的是这样吗……是,是雷狮吗……

心脏加速跳动着,地下室的顶灯也配合地闪烁了两下,此前他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丈夫,而今他却对自己脑中的猜想感到双耳后一片冰冷。

又是一次深呼吸,调查员先生努力让自己的心跳不再聒噪。

没错,没错,备忘录,失忆状态下的我记录过自己的经历。他这样提示自己。

电量降至百分之五,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打开了手机备忘录。






7月15日夜晚11:16

现在算休息时间,作为记忆备份简单记录一下事情的经过。约是晚上八点左右我醒过来,身后经过的隧道已经不见踪影,不远处有一座洋房,我是六个人中最先醒过来的。

背包中的东西并没有少,于是我尝试叫醒其他五人。两名女性分别是卡洛和梅拉,三位男性分别是道格拉斯、雷狮和邵黎,我们六个的共同点是都失去了部分记忆。

几分钟后下起了暴雨,我们为了比避雨不得不进入那座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洋房【像极了经典恐怖片的开头】。洋馆的门在所有人进入后就自动封闭,包括用枪射击在内的各种破坏方式都无法让门重新打开。

自我介绍略。总之我们为了寻找钥匙而开始两两分组探索整座洋馆。道格拉斯之前试图用枪破坏过大门,因此我判断或许同样持枪的我们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于是我选择同他一组。

洋馆共有两层,我们搜寻了一楼所有没上锁的房间,遗憾的是并无收获。六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佳,在汇合交换过信息后由卡洛提出先休息一晚,无人反对,并且我们做出了按组寻找房间分开休息的决定。

很明显,所有人都只对除自己以外的五人抱有警惕心。洋馆有床的房间很多,我和道格拉斯挑了一间带两个书架的卧室,并且通过手机里的号码和调查员手册互相确认了身份。

我并不清楚调查员是做什么的,调查员手册中那条“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滞留太久”也让我感到困惑和不安。

值得注意的是道格拉斯睡前检查了一下窗外,但是回来后精神状态更加不好了,甚至还说出了窗外有巨大的眼睛盯着他之类的话。

有必要警戒起外界了。





安迷修的额头沁出冷汗,道格拉斯和雷狮的名字令他感到毛骨悚然,他一边怀疑着这些记录是否有后期伪造的可能一边继续阅读下一篇备忘录。





7月16日下午1:21

早晨我和道格拉斯检查了洋馆二楼没上锁的房间,让我们比较在意的首先是书房。我们在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叠牛皮纸信封和一张合照。信封里装着的信是用漂亮的英文花体字书写的,从内容看应该是情书,于是我们判断合照中的男女应该是一对夫妻。

道格拉斯是位知识渊博的搭档,他告诉我这座洋馆的外形是仿古设计所以看起来具有年代感,但是从里面的装修和建筑材料判断它应当是近几年新修的建筑。

同样令我不安的是二楼走廊弥漫着腐臭的气息,我们凭直觉找到了臭味的源头,是最右倒数第二个房间,道格拉斯用随身携带的细铁丝撬开了锁,里面的景象让我们骇然。

两具被肢解的尸体且尸块并不完全,蛆虫在肉块间扭动,黑褐色的血液黏在四方墙壁上,我们无从判断死者的身份,只能重新关上门,但是门锁已经被破坏,这里被其余人发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下楼的时候卡洛、梅拉和邵黎在餐厅里,梅拉告诉我们她们在厨房中发现了风干的腊肉,因为耐不住饥饿于是食用了一些,并询问我们是否需要。

调查员手册上有一条“禁止食用异世界的食物”。安全起见我和道格拉斯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希望是我们多虑了。

值得一提的是邵黎的精神状态无比糟糕,进食的时候偶尔两眼翻白且伴随不正常的抖动,可以看出两个女孩都在刻意远离他。

经过雷狮和邵黎的房间时似乎看到雷狮把盘子里的食物全部扔到窗外了,是错觉吗?




7月16日晚9:03

存在尸体的房间被另外四人发现了,气氛异常糟糕,短暂地在餐厅一聚后所有人都回到了房间,只有邵黎看起来不太正常。

大概是八点这样有人敲门,来的是雷狮,他抱着一床被子表情有些尴尬,我大概猜到了理由于是让他进来和我们一起睡。

休息前我提起了他倒掉午饭的事情并询问了缘由,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你确定那个是腊肉?她递给我的明明是一条蠕动的黑色虫子!”

原话如上,他本人的表情也仿佛活吞了一把活蹦乱跳的蛆。

我分给了他一包压缩饼干,又聊了一些其他的,最后他用了那床被子打地铺。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穿着西装而且随身带的公文包里装的是会议文件的话,我会以为他是个偶像之类的。

道格拉斯怀疑雷狮的精神状态,他将疑问打在备忘录上并递给我。

……事实上,我认为,或许雷狮是我们之中最清醒的人也说不定。





“……”

这些记录对安迷修而言实在是太过细节且复杂了,在调查员先生的记忆里这段经历可以简单概括为进入洋馆,六人齐心协力杀死藏在洋馆中的怪物然后各奔东西。

但是在这份记录中,光是雷狮的身份就已经同安迷修的记忆形成了悖论。

怀着对真相的渴望,他继续阅读。





7月17日早10:09

之所以有时间悠闲地记录是因为整个调查过程陷入了瓶颈。

昨晚11点的时候二楼传来了梅拉的尖叫,我对这样撕心裂肺的叫喊倍感熟悉,想来是我过去当调查员的时候已经通过无数遍濒死之人凄厉的叫喊了吧。

道格拉斯、我和雷狮前往了二楼,并且我们带上了枪和匕首,当然,也只有我们出现在了现场。

梅拉的尸体在书房里被发现时已经被破坏到不成人形,尸块和血液糊满了地板和墙壁,根本惨不忍睹,却让我们联想到昨天发现的两具尸体。简单商量过后我把自己的枪和匕首给了雷狮让他去寻找卡洛,而我和道格拉斯则留在二楼警戒。

在经过左侧某个本该上锁的房间时我们遭遇了邵黎的袭击,他已经完全疯了,攻击乱无章法,口中还喃喃自语着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内容。我用格斗术制服他后道格拉斯一枪结束了他的生命。

……很奇怪,杀死邵黎并不是我的意思,因为我判断邵黎并非杀人凶手。我本想将他带回房间用背包里的绳索限制他的行动,但是道格拉斯的精神状态显然比我预测的还要糟糕。

而在邵黎生命走到尽头的瞬间,道格拉斯身上也出现了明显的异常,他开始呼唤着什么,应当是法语,但是,当我无意中瞥见邵黎佩戴的挂饰时我突然明白了道格拉斯高呼的内容。

现在回忆起来应当是“双子的太阳沉向湖间,长长的影子落了下来”*。我只知晓了这两句,奇怪的是当雷狮喊了我的名字后我再也无法理解道格拉斯的语言。

道格拉斯在雷狮出现后就陷入了昏迷,而雷狮告诉了我更加匪夷所思的消息——卡洛当着他的面溶化了。

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反驳他……顺带一提邵黎脖子上的挂饰是一枚铜币,上面雕刻着怪异的纹样:自花蕊般的中线点延伸出三条曲线【图片】

我下意识地将这枚挂件藏进袖子中然后背起道格拉斯下楼。

而正如雷狮所说,我在客厅的中央看到了一摊血水,而女性的衣物覆盖在血液之上。

……回房间后我似乎因为体力不支昏睡过去,雷狮帮我们守了一夜,我由衷地感谢他并且希望他不要死去。

有必要记录一下糟糕的梦境,我梦见自己重新回到了二楼的走廊,在尽头处遇见了一个焦黑的人影,顺着他的指尖我看到走廊无限延伸逐渐化作了我来时的隧道,那个人影同我说,往那个方向走就能找到出口,我跟在他身后,直到路过一块指路牌,我正在奇怪漆黑的隧道里为什么会有指路牌,但奇迹般我看到了上面的字:往前 地狱站。梦中的我清醒过来开始往回跑,可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如影随形般追逐着我。

眼前摇晃的黑暗中响起了奇异的蠕动声,我分神警戒着黑暗中可能潜伏的事物,我深知停下脚步就会死亡,所以只能一头扎入黑暗中。是触手,我被万千触手裹挟着拖行,它们似乎急于带着我离开,而身后追逐的脚步声也愈发急促。

它们也有立场吗?它们是敌对的吗?

在我绝望且孤寂的心跳声中,邵黎的挂饰从我的袖口坠,我奇迹般地从这枚铜币上撇见了星光,在一阵灼烧声中我从无垠的黑暗中醒来。

……雷狮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忧虑,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我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勉强塞下了半块压缩饼干,尽管现状如此凄凉,我也只能将寻找到钥匙的期望寄托在其他几个上着锁的房间。道格拉斯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了一些,但他希望能够一个人冷静一下于是拒绝加入我们的调查行动。

虽然担忧,但我和雷狮还是去了二楼,为了提高效率,我和雷狮分头从走廊两端开始搜索。

……仍旧一无所获,撬开锁后二楼房间里找到的都是死法类似的尸体或者是空有血迹而寻不到尸骨,我开始猜测是否有两个凶手……而我在深入思考的时候,听到了什么蠕动的声音。

邵黎的尸体不见了,就如同在走廊上凭空消失般,只留下了鲜血。雷狮从隔壁房间探出头,我想我们一定从彼此脸上看到了惊愕。

我向雷狮隐瞒了自己的猜测。

我准备休息两个小时后再去检查一楼上锁的房间,这次我要留意雷狮的动向。





戛然而止,备忘录中的信息只有这些,手机的电量也如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尽头。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画面洪水决堤般涌入安迷修的脑海,同时他的耳畔再度回响那熟悉而可怖的蠕动声,像是无数软体动物附着在墙壁和地板之上不断前行,在安迷修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依照身体的指令躲入了柜子中,在他关上柜门的瞬间,地下室的灯就此熄灭。

赝造的记忆因为真实的回归而消失,没错,我确实是看到了,安迷修同自己说。背包里,应该还有绳索才对,检查完一楼后他们依旧一无所获,而雷狮借口去盥洗室于是他先回到了房间,看到的只有道格拉斯悬挂在房梁上的尸体,同时他的身后响起了蠕动声。

那些不知名生物们似乎贴着柜门蠕动着,安迷修紧握住匕首与枪支,而就在此刻,他手边的手机屏幕瞬间亮起,他左手微颤着拿起手机,发现备忘录上突然又凭空多了一条记录。





7月17日下午2:19

哪怕拥抱死亡,也要见证真相。




安迷修推开了柜门,他最终贯彻了一名调查员的职责,用他漆黑而危险的枪口对准了站在房间正中央的人,或者说是祂。

墙壁上、地板上满是蠕动着的深紫色触手,雷狮左半边身体还维持着人类的形态,而另一半身躯化为扭动的肉块。无数、无数双眼睛望着安迷修,无数、无数的视线聚拢于此,仿佛在为这个人类反抗的勇气奏响雷鸣般的赞歌。

每一根线条都如此疯狂,每一双眼睛都如此扭曲,每一次蠕动都诉说爱意。那些如梦似幻的记忆破碎了,每个夜晚雷狮湿漉漉的吻和他亲昵的爱抚都如梦幻泡影破碎。

祂同安迷修说话,年轻的声音在这狭小的房间荡起无数回声:“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无论我构筑的世界多么完美,这个破柜子和里面的东西都作为连接真实世界的媒介永久存在着,无论如何破坏,无论丢弃到哪里,最终它都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家里,真是令人火大。”

“你吃人是为了恢复力量吧……为什么不杀死我!”他已经没有取胜的可能,但手中枪支已然成为他力量的来源,面对着眼前这来自群星之海的未知恐惧,人类的武器让他濒临崩溃的灵魂觉醒了被欺骗的怒火。

年轻的祂脸上露出了可以被称为“疑惑”的神情:“我对你一见钟情,依照我对你们社会的理解,应该没有哪个陷入爱情的正常人类会去杀死自己的恋人吧?”

安迷修的笑声愤怒中混合着嘲弄。

不可原谅,这个杀死自己同伴的生物;不可原谅,这个欺骗自己的生物。

“你根本不懂人之爱,雷狮,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人之爱决不能被从身体中剖出来单独盛放在掌心中展示,人之爱可以体现在床笫间也可以去往宇宙与星辰难舍难分,唯独不可建立在杀害之上。”

他的手指贴在了扳机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A 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B 尽管嘴上这么说心中还是犹豫,决定听完雷狮的话再做判断

C 不忍下手

—TBC—

不同选项会有不同结局,优先写大家想看的选项

*《黄衣之王》

雷狮的设计灵感其实是修格斯,他躲进洋馆其实是为了恢复力量,洋馆原主人就是那对夫妻是他杀的,卡洛身体里那个其实可以算奈亚的分身【?】也是在洋馆里和雷狮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甚至合作吞噬人类,后来卡洛的身体被雷狮吃掉,而奈亚的分身溜走还企图在安迷修的梦中奴役他的灵魂。邵黎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黄王信徒,佩戴的是黄印,但是因为吃了异世界的食物而陷入疯狂,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成那个印记保护了安迷修【其实也有雷狮插手的成分】。

在吞噬了道格拉斯后雷狮的力量完全恢复,于是创造了完美的世界甚至篡改安迷修的记忆试图将对方留在身边。

评论(87)
热度(1579)
  1. 共5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