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不要靠近克苏鲁,会变得不幸

人外雷x调查员安,不是正统克的克苏鲁,本篇为前文结局选项A【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的支线结局,结局B与结局C有待更新

前文:我和人外有场恋爱 

c选项结局:这里 

b选项结局:这里 





【检测对象:安迷修】

【检测结果:理智指数正常】

【达成结局:true end——殉道者与守夜人】

安迷修并没有等待雷狮的回答,或者说凡胎肉身的人类并不期待自宇宙遥远星系而来的祂的回应。对背叛与谋杀深恶痛绝的调查员在古神用虚拟的声带发声前就毫无犹豫地扣下扳机。

子弹是多么美妙的抵抗的证明,他们渺小而伟大,是心脏起搏器,唤醒了调查员先前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的内心。第十一声枪响的时候安迷修双眼中的爱意荡然无存,他望向古神的目光冷而强硬,透露着某种觉悟。

神的血并非鲜艳的红,而是呈现出绮丽的紫。神并没有反抗,于是其中有六颗子弹打在雷狮还维持着人形的半身上,子弹穿过那具身躯的过程在安迷修眼中被无限拉长,他听见金属子弹破坏皮肤后猛地扎进血液又极速破坏骨骼的清脆声,血液从伤口中喷溅而出,大片大片地溅落在蠕动着的触手上,让调查员产生了仿佛下一秒就有无数星辰从中涌出的错觉。

眼前的一切都脱离常理。安迷修亲眼见证自己的子弹穿透古神模拟的人类心脏,但他下一秒又听到了那颗坏死的心脏重新跳动的声音,而这阵心跳声逐渐覆盖了房间中的一切声响,毫无疑问,那唯一的音源正藏在雷狮被破坏的胸腔里。

恐惧燃烧殆尽后残留了麻木的灰烬,低等生物的一切机能应在神降临时就停止,但是因为神的偏爱与人的偏执,调查员残酷地维持住了最后一丝理智,他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枪,枪膛中最后一颗子弹蓄势待发。

然而,神动了。

他向心爱的人类走来,右半边的身体从扭曲的线条状态回归人形,雷狮的双足踏过自己的血液,他步调缓慢,闲庭信步般来到安迷修面前,他伸出的左手化作一只触手缠绕上安迷修的左手手腕。

实在是太疯狂了。触手冰冷黏腻的表面附着足以让地球上任何一个生命崩坏的怜爱,调查员只望了一眼对方身上十一个清晰的弹孔就流露出了一反常态的惊愕与慌乱,他大脑中的一部分在告诉他:你伤害了自己的恋人。

不能被诱惑,不该有这种想法——

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开枪。

最后的最后,也要维持人类之心死去……

于是——

“留在我身边。”

古神的耳语轻而易举地穿越巨大的枪哮钻入安迷修的脑海中。雷狮推了他一把,两个生命一同倒向那个陈旧的木柜,最后的子弹正中眉心,枪声仓皇地散去后调查员才发现压在他身上的躯体已经没有生息。

他杀死了神……是吗?

万籁俱寂,没有温度也没有呼吸。攀在墙壁上的触手如藤蔓般尽数枯萎最后化作烟雾散去,万般宏伟都归于安迷修怀中的尸骸。他们额头贴着额头,调查员沐浴在神的血液中,他与雷狮的双唇距离不足一厘米,起身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吻了对方。

神死了,走了,亦或是睡了。这些都不得而知,偌大的洋馆没有第二个生命的气息,如同一座空寂的幽谷。

安迷修用匕首解救了道格拉斯还挂在半空中的尸体,连带对方上吊用的绳索他也看做遗物一并回收了,接着他费了些力气将雷狮和道格拉斯搬到了客厅,做完这些后他崩溃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一切看起来荒唐十足,干涸的泪腺并不适合当下的场合,筋疲力尽的调查员只感到茫然和无措。恰巧这时窗外下起雨来,所有崩坏和绝叫都成了雨水中的挽歌。

调查员在尸体的陪伴中陷入沉眠。




“前辈,你的各项数值都是正常的。”

医疗部的安莉洁将装满体检报告表的牛皮纸袋递给安迷修。

“这次也辛苦你了。请等一下!”安迷修露出了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安莉洁水润的绿眼睛温和地望着他这让他终于放下心中的芥蒂询问到,“安莉洁小姐,请问我的左眼真的没问题吗……真的一点异常也没有吗?”

“眼压、视力、角膜厚度等各类数值全部没有问题,前辈,有什么问题吗?”

“不,辛苦了。”

距离安迷修脱离洋馆已经过了一年时间。在被救援队带回组织后他被安排修养半年,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的身体各项数值都处于正常且稳定的状态。隧道吃人事件最终和洋馆秘案合并成一入同一个档案,在组织持续观察六个月依然无事发生后被标记上“45045”的编号永久的封存入档案馆。

档案密封前里面的报告都提交给安迷修检查,后勤的报告表示救援队平安无事穿越隧道后没有发现安迷修所说的洋馆,只找到了昏迷的安迷修和四具尸体,死者是两女一男和调查员道格拉斯,经身份核对后并没有安迷修说的黑发男子雷狮。

安迷修对此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组织比较倾向于雷狮是某位古神的分身且已经被安迷修杀死的观点,安迷修对这个看法始终保持沉默,他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否认。

之后他参加了道格拉斯的葬礼,同样是一个雨天,他在教堂的角落里看到了雷狮,男人黑西装的胸口处别着一朵白玫瑰,他用眼角眉梢的嘲弄去讥讽教堂的十字架、白鸟和棺材中的尸体,在对上安迷修的目光后他冲着调查员的方向比了一个鬼脸。

安迷修的生活从那天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开始是一块紫色的阴影出现在他左眼的视野中,他起先以为是幻觉,之后猛然发觉左眼中似乎溅入过雷狮的血,为此他开始进行各项眼部检查。

无果。无果。无果。无果。无果。无果。无果。

他几乎是绝望地看着这片阴影日渐扩大,最后在他左眼的视野中形成了一个人形,然后又有了四肢和五官,最后变成了雷狮。

从此之后,安迷修的目光中多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永远只接受安迷修一人的目光,永远站在七步之外注视着他偏爱的人类。

距离洋馆事件过去一年零三个月,安迷修正式成为组织的S级调查员,但是为了对组织隐瞒他左眼中的存在,他开始以前所未有的积极态度申请外派任务。

很快,他发现了另一个让自己毛骨悚然的事实——雷狮并非只是一团固定的剪影,而是生活在他左眼视线中的一个生命。祂偶尔会指向某个方向,然后在安迷修目睹真像与结局时用玩味的神情品赏着眼前的一切。

安迷修日复一日地熟悉着这团生命,他从惊诧不安走向波澜不惊,偶尔还会分一个怜悯的眼神给那团诡秘的身影。

然而在无数个瞬间安迷修认为自己不过是雷狮舌尖的一颗樱桃,祂经由安迷修的双眸品味赏玩安迷修的灵魂,在压榨完人类最后一丝甘甜后就会剥去对方肉身的果肉展露出灵魂的内核。安迷修越是有这样的认知就越认识到人类与这些生命的维度差异,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已经离不开雷狮,依赖,依恋,如对方赠予他的记忆般如梦似幻。

他想质问为何对方会挑选他,但是七步的距离成为了横亘在人与神之间的鸿沟,这时他确信雷狮并没有死去,甚至连自己短暂的自由都不过是神垂怜时的附属品,而雷狮则是那场灾难的后遗症。

他在接触到这些星海深处的神隐时就已经走入一片小径分岔的宇宙,无论沿途目睹怎样的星辰,旅途的终点都只会是雷狮的身边。

在明白这些后他将雷狮定性为他生命中最大最恶的灾难,并决心终其一生去调查雷狮的真身。

这正合神的心意。

在某个夜晚调查员算是如愿以偿地重新听到了那阵熟悉的蠕动声,哪怕睁开眼后空无一物,这也坚定安迷修调查下去的决心。

他对雷狮以及对方背后那些神秘的执着已经到了几乎病态的地步,只是这份心情无人得知甚至连他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终于,一切都在回应安迷修的期待。

安迷修站在阴影中目睹了自己亲手制造的一场爆炸,汹涌的火海一霎那吞没了空无一人的二层民宿与困在房间中的异族生物。后续问题会由后勤部门解决,安迷修按照计划好的路线离开,在他准备使用对讲机进行通讯时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在这里。”

汇报声戛然而止,他几乎魔怔般望向屋檐下的阴影,是雷狮,与雷狮,重合在一起,居住在瞳孔中的生命终于得以解脱,在安迷修面前栩栩如生起来。

【安迷修调查员!安迷修调查员!】

对讲机掉落在地上,没有人发现今日的黄昏为什么如此漫长,在永恒的日落中安迷修冲向一团黑暗。

“你这混蛋,给我站住——”

男人毫不犹豫地奔向自己的末路。

在这个被刻意制造出来的空间,一切被空间主人认为是异端的生物都会被排斥,于是电波失真,信号失灵,连带着安迷修存在过的痕迹也一并失踪。

【安迷修调查员——安迷修……】

【安……修……员……】





【档案45145】

【失踪人员:安迷修】

【调查员等级S,调查员编号3—19—5】

【失踪原因:不明】

【事件调查进度:目前已停止后续调查】

—END—

还是蛮he的不是吗,去另一个空间永远在一起或者是永远追逐下去

评论(25)
热度(1324)
  1. 共4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