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邪神大人总想让我告白

人外雷x调查员安,不是正统克的克苏鲁,本篇为前文结局选项C【不忍下手】支线结局,隐藏结局D有待更新

前文:这里 

A选项:这里 

B选项:这里 




【检测对象:安迷修】

【检测结果:理智指数正常……出现轻微波动——】

【达成结局:normal end——宛若如影随形之风】

安迷修不能判断世界是真还是假,正如雷狮无法轻易地懂得人之爱,于是对世界一知半解的人与对爱一知半解的神,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了。

雷狮用他作为邪神与生俱来的天赋高速计算着,他的能力远超世界上任何一台精密计算机。

祂去想象人类社会中基于恋爱关于产生的各种行为,甚至快速地模拟了可能出现的情绪,但这早已被安迷修否决。

无解。

祂将安迷修灌输给他的概念翻译成不同国家的语言,并试图寻找能否进行替换的同义词,但无论翻译多少次,否决那些表意支离破碎的结论后只能得到与最初相差无几的语句。

无解。

祂又将一些语句分解后重组,妄想从密码学的角度对爱的概念进行破译,可是爱就是爱,它比口头可以表述的概念更深奥,比雷狮诞生的星海更深邃,因此无法测量无法估算。

无解。

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无解。

邪神深深地困惑着,越思考就越发现人类的灵魂不光是有意思也十分易碎,是摇摇欲坠的星,仿佛只要用指尖轻轻触碰就会立刻土崩瓦解成灰烬。

雷狮降落到这颗星球已逾三千年,祂从公元前的一颗灰尘开始钻研地球,并且尝试用与过去读懂那些蔓延着火焰或是风暴的星星们一样的方法粗暴地弄懂这颗星球。最开始,他在美洲的一片无名沙漠中圈定自己的地盘,并开始捕获星球上的物种进行研究,而某一天,他捕获了一个人类。

几乎要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扮演一个人类了,当邪神用捕捉的知识化为一个人类男子的形态离开沙漠时,沙漠中永不停歇的尘暴熄灭了咆哮,丝毫不知自己的身影已出现在当地的神话传说中的神明开始试着融入人类社会。

历史、政治、社会……只要稍微了解基础神就能演算出以人类目前认知水平根本无法得出的结果。没有生命的死物是多么无趣,唯

二不会永恒遵守神的运算准则的是人类和神的同类。

雷狮曾以暴君的形象君临过某座城市,而后端坐于王座的神惊奇地发现每一万个被奴役的样本中至少会诞生一个错误参数,在任其自生自灭的情况下仍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使错误性如病毒般在人群中持续扩散,最终形成以百甚至是千为单位的革命团体。

神不排斥这些错误,他饶有兴致地进一步研究这些意外样本,构陷、挑拨离间、背叛、虐杀,有的人屈服,但仍有人不管结局如何惨烈都坚持到了尽头。

意料之外的强大,明明只是折断四肢就无法动弹的生物啊。

人类如此渺小,神却因他们身上不可预测的可能性发出惊叹并决定长期驻扎在足下这颗蔚蓝的星球中。

雷狮一眼就读取了安迷修的灵魂。错误参数,这个人类拥有神所有实验中诞生的意外样本的共同点,正义、勇敢、机敏……雷狮爱不释手地窥视着调查员的灵魂,并决心将其把玩到最后一刻。

但在挑选实验手法的时候神迟疑了,这个灵魂的内涵同时令他品尝到了甘美与震撼,雷狮察觉了无论多么凄惨的死亡和残酷的掠夺都不是祂期待的结局,于是神罕见地停止了演算,自以为知晓一切的神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决定——祂将用人类所言的爱情来剥夺调查员的一切,使正义堕落,让秩序混乱。

可安迷修第二次让祂停止了演算。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直指神拟态身躯的黝黑的枪口并没有立刻喷射出火焰,安迷修在紧要关头调转枪头,并将其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我的前辈们说,比起疯狂,死亡永远静谧温柔。”

“住手——”

雷狮深知这样的行为并非代表屈服,而是旨在让自己无法获得他的灵魂,于是附着在墙壁和地板上的每一根触手都因为神的不甘心而暴动起来。缠绕、盘结,万事万物化为杂乱的线条,如同一张被撕裂的瓦伦纸,疯狂涌动的触手组成一坪地平线,准备迎接死亡的调查员是一轮沉落的太阳,但他在陨落前夕被神托住了身体。

在安迷修扣下扳机前雷狮的触手已将那支格洛克枪夺下,神表现出执拗且任性的一面,祂将安迷修的背包和枪藏在自己堆叠起来的触手下,无数双眼睛中倒映着穷途末路的调查员的身影,祂先是否决了再次制造一个相似空间囚禁安迷修的想法,如果,如果要长久占据一个人类的灵魂……

神明恍然惊觉三千年来自己似乎还没有持续地观察同一个人类直到对方终结,于是祂改变了策略。

雷狮融化了。

字面意义上的。

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神优雅柔软地化作一滩似水般的液体,他的目光追逐着雷狮,直到对方隐匿于角落的阴影中,这期间他的所见所闻如同锋利的钢刀不断刮拨着理智的细弦。调查员屏住呼吸不敢妄动,等到房间中的空气缄默却粘稠得如同胶水,他终于将身体倚在木柜旁喘出几口浊气。

当然同雷狮一起消失的还有安迷修的枪和包,但此刻调查员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不可思议,不敢置信,那个难以捉摸的神明就这样放过了他。

但天降幸运并没有将男人彻底砸晕,平复呼吸的安迷修告诉自己现在并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他起身的姿态有些踉跄,尽管已决心先将道格拉斯的尸体从房梁上解救下来,他仍深深回望一眼。

在他眼前跳跃闪烁的是雷狮为了欺骗他精心编织的过往,那些记忆都在调查员炙热的目光中烟消云散,只留下雷狮,他与神之间隔着无数个星系组成的群山万壑,他安静地端详着记忆中神的虚影片刻便毫无留恋地离开了房间。

可他仍怅然若失,巨大的空虚感袭击了安迷修,但他也说不清是因为些什么。





观测。揣摩。演算。分析。

雷狮的身影无处可寻,神明却无处不在。

“■●χΒΘΔ∞Ö■”

“Δκφωäë〓”

这个男人将如永不熄灭的火焰,为了贯彻自己胸中的正义与对真相的渴望而不断探寻着降临在这颗星球上的异象,他会因此璀璨绚丽也会因此乌有,这令雷狮无比着迷,所以神认为,无论这个人的生命是长是短祂都要亲眼见证对方的终结,无论对方是安详地闭上双眼亦或是壮烈地人头落地,祂都会在调查员濒死的那刻抢夺回那团燃烧的灵魂。

光是这样想着神就兴奋不已,祂已等不及将安迷修的灵魂放上舌尖反复品味直至榨干这个人类最后一丝价值。

神藏匿在阴影中。

愉悦。愉悦。





安迷修能感受到那若有似无的视线,尤其是他伤痕累累地被拖向祭坛的时候,血迹蜿蜒在他身后,那道窥视的目光便烧灼起来了,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证调查员的终末。

你等这一刻很久了是吗?你等不及想要品尝我了是吗?被邪教徒们缴械的男人露出讥讽的笑意,他被拖行时狼狈地垂直头,被鲜血打湿的刘海乱糟糟地黏在额头上。

他被丢在夜晚最黑暗的林地上,这里无光无火,是唤醒万物之母的祭坛。戴着山羊面具的教徒们高呼着莎布.尼古拉丝的名字,随着安迷修的血液不断滴落,黑山羊幼仔们用他们羊蹄般的肢体和蛇形的角触从地上蠕动着爬了出来。

安迷修下意识握紧右手,他装作无法动弹的模样蜷缩在祭坛上,他食指上的戒指是改造过后的微型摄像头,此刻清晰地记录着这场禁忌的仪式。调查员先生还保留着一些力气,身上的伤口也并不致命,他如兽般安静地蛰伏着,当一只黑山羊幼仔接近他的后背时他突然暴起扑向离他最近的邪教徒,他一脚踹向男人的腹部,并给予了对方致命伤。

感谢帕洛斯教会他如何在鞋子里藏刀片。

教徒们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慌乱起来,黑暗却给了调查员最完美的庇护,但好景不长,异形们循着血腥味而来,很快将刚刚倒下的邪教徒开膛破肚地享用完毕,它们开始寻找新的猎物。安迷修在混乱中抢夺了一个山羊面具遮住自己狼狈的脸,他身上没有被收缴的电子设备都在这不可言说的夜晚沉默,只有微型摄像头敬业且机械地记录着一切。

这时他的身体做出了一个违背常理的举动——他不顾一切地奔向那阵视线的来源。

他不知道那黑暗身处是宁静的死亡亦或是另一个地狱,但是显然,黑暗的主人接纳了他。

熟悉的蠕动声。熟悉的触手。安迷修想起他在洋馆中做的那个光怪陆离的梦。

触手轻柔地缠绕他将他拽入一个温暖的空间,就如同爱抚着自己多年未见的情人,尽管安迷修努力地想瞪大眼去看那多年来持续注视着他的视线的主人,但他仍不敌袭来的困意只能选择在这危机四伏的长夜中沉睡。




“……”

“……你醒了。”

生理盐水被缓慢地输送入调查员的身体,安迷修苏醒时只觉得头痛欲裂,剧烈的眩晕感中他看清了同伴的脸。

“格瑞?”

“是我,现在已经下午了,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多谢,已经比昨晚好多了。你们是在哪里找到我的?”

格瑞的表情凝重起来,窗外的风轻轻拍打病房的百叶窗,这一刻他们感到劫后余生的呼吸都是如此沉重。

“事实上昨晚我们所有人找遍了整个树林都没找到你,是在今天早上赞德提出再搜查一遍的时候我们在树林西北角的边缘地带找到了你,另外在树林的东南角我们找到了许多尸体和羊头面具,看遗留的痕迹那边似乎举行过什么大型献祭活动,但是……”格瑞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忧虑。

“但是你们昨晚并没有在这片树林了发现任何东西,就好像是凭空出现了一个空间。”安迷修顺着同伴的话继续往下说,“我戒指里的视频呢?”

“前半段没有问题,但是在你戴上面具试图甩开旁边的人的时候记录中断了。”

“中断?”

“嗯。”格瑞移开目光,他望向病床边那一堆冰冷的医疗器械,“画面是黑的,也没有任何声音,但显示还在录像。现在这段视频已经传去了总部,我们并不知道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但起码能得到一些关于莎布.尼古拉丝召唤仪式的信息。”

“……我明白了。”尽管闭上眼但安迷修仍眉头紧蹙,“我想我还需要休息一会儿,我可以听古典乐吗?”

格瑞明显犹豫了一瞬:“事实上我认为你该出院后再去医疗部做一个精神分析,等报告显示没有留下精神创伤后再接触影像和音乐也不迟。”

“我会努力坚持到能够听音乐为止。”他对格瑞的关心回报以温和的笑容。

格瑞离开时黄昏的光芒已被地平线吞没大片,巨大的阴影如有生命般向安迷修的床沿聚拢,最后停在他的枕边。

调查员伸出手指轻轻抚过微光与黑暗的交界处,他并不恐惧:“雷狮?”

神只是静静注视着,并没有回应。

安迷修想那一切的梦幻泡影都已经和雷狮的身影一起溶解在洋馆中,被隔绝一切的倾盆大雨所倾覆,他过去曾急于逃脱神的注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愈发茫然。

“为什么要救我?我不是你的玩具吗?”

他错以为有谁守候在床边浓厚的阴影中,但当他颤动指尖时并没有人握住他的手。

无论他行至何处他的身后都是空荡荡的,阳光无法到访的角落中神的目光如影随形。

时至今日谜团仍围绕着安迷修,但在洋馆中的骗局是雷狮对他只此一次的万般怜爱。




【档案45099 莎布.尼古拉丝召唤仪式事件】

【地点:墨西哥中部山区的乡村】

【报告人:安迷修、格瑞】

【事件起因:墨西哥中部城市遭到怪物侵扰,现场留下的足迹类似羊蹄状】

【调查经过:隐藏】

【调查结果:莎布.尼古拉丝的召唤仪式已终止】

【批注:疑似有特殊神话生物插手事件】

【后续处理进度:已将目标地点封锁,观察期一年】

—END—

这篇会做成一个小料本在cp29进行场贩,只有场贩注意,然后里面会放一个cp29前暂不公开的隐藏结局D作为彩蛋,大概是如果安迷修也是神话生物的if线,想要的话评论区扣1,目前估算的印量是算上黑箱的印40本不到,就是真正进行场贩的可能只有30本,价格看成本价进行微调,应该不超过20r

然后梦游症会带几套去cp场贩,过几天会开余量通贩,可以蹲蹲掉落

然后是学业太忙了,之后应该有段时间不会更新,果咩那塞!


评论(43)
热度(926)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