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杰】巧克力与世界中心

关于杰·富力士与他过分灵敏的鼻子,He






1.

“东巴先生是臭袜子味的。”杰·富力士一本正经地压低声音对他的新朋友说。

“哈?”奇犽皱起眉,很快他的鼻尖动了动,“没错,是有一股臭袜子的味道。”

头顶的白炽灯是贱井塔小房间内唯一的光源供给,被困在内的五人模糊了时间的刻度只能凭借生物钟作息起居。现在是统一决定的熄灯时间,而十二岁的男孩们仿佛有着无穷精力,被限制在狭小的空间内也丝毫不能阻止他们生命的齿轮加速运转,枕头大战不过瘾,俯卧撑比赛也不过瘾,他们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呼吸比睡着的另外三人微微急促些,他们胡乱却轻巧地翻身,最后面对彼此从对方的双眼中寻出一束光来。

“不是这个意思啦,奇犽,我是说,每个人生来就有特殊的味道哦,比如米特阿姨是莓果甜甜的味道,酷拉皮卡是草木燃烧后灰烬的气息,雷欧力是海水泡柠檬……”

“等一等,海水泡柠檬?”奇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移动自己毛绒绒的脑袋和小杰凑在一起,亲密无间,“那岂不是和他现在的香水很不搭?”

“哎嘿嘿,闻起来确实有些糟糕。”

杀手的夜视能力一向很好,奇犽的瞳孔微微放大将对方的笑意映在自己的虹膜上,腼腆而青涩的气息猛然钻入他的鼻腔中,黑暗中他感到自己的心跳被无限放大了,他的手肘压住了毛毯的边缘,言语中带着不自知的期待:“小杰,那我是什么味道啊?”

黑发男孩闻言向前探身,他闭着眼,鼻尖几乎蹭过奇犽饱满的额头,温暖的气流随着他清浅的呼吸滑过对方的侧脸。

“嗯嗯,奇犽的话,那是……”

奇犽·揍敌客对小杰突如其来的凑近感到不知所措,他捕捉到气流声,对方的呼吸伴随着新鲜感降落在他心底,优秀的杀手也忍不住屏息去等待一个答案。

“是巧克力哦!”

小杰在他身边躺下,男孩小兽般蹭了蹭沙发,他裹着毛毯蜷缩起来:“奇犽喜欢巧克力吗?”

“当然,等拿到猎人执照我就要买一车巧克力庆祝,到时候分你一点。”

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

假如是新鲜血液的味道或是尸体腐臭的气息他都不会介意,因为这就是揍敌客家。远近闻名的杀手世家不需要色彩分明的世界,人类也只被分成活人和死人,黑发的男孩和他口中所描述的糖果无疑是过分鲜艳的颜色,而托他们的福,奇犽的大脑宕机了一整晚。







2.

夜晚的浮光交织成巴托奇亚共和国的繁荣,天空竞技场内玻璃电梯的数字在跳动,高度已经升至一百二十楼,整座城市如同巨大的湖面,那些流转的灯光仿佛以天空竞技场为中心如涟漪般向外扩散,透过玻璃,奇犽的眼中也映出一圈又一圈寂寞的色彩。

明明一心一意修行着念,每日修炼结束后仍觉得自己被什么分散了心神。是因为今天上楼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奇犽的双手探入裤兜中,他此刻的神情活像个小大人,但掌心却覆盖在巧克力豆的塑料包装上。

男孩的思绪像长长的河流被钢铁与工业的挽歌缭绕,他在这座巨大的建筑中徘徊着甚至莫名其妙地在同伴的房间门口踯躅起来。

问问他疾斗用陀螺造成的伤愈合的怎么样了?

——不行不行,和云古约定的两个月才过去一天,问东问西的太婆婆妈妈了。

如果他睡了?

——那就用绝偷偷地潜进去看一眼?

当奇犽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做派已经偏离揍敌客家杀伐果断的风格时他已经在杰·富力士的房间门口踱了将近十个来回。

最后他终于端出叩门的姿势伸出手,在指节触碰门板的前一秒他房间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喷嚏声。

“奇犽,是你在外面吗?”

被发现了。

奇犽推开门冲床上的病号比了个鬼脸,他轻轻掩上门,房间里只有小夜灯鹅黄的光芒摇曳着,容易让人联想到月光照耀下的溪流。小杰的大半张脸都浸没在这令人舒心的清浅色泽中,在见到奇犽后欣喜的神情浮现在他稚嫩的面庞上:“奇犽,是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好像也没什么事。

“啊,啊,”奇犽有些心虚地从那双琥珀似的双眸上移开目光,他的眼神轻飘飘地如同柔软的羽毛温柔的扫过少年细长的颈部又在对方胸口处露出的一小截绷带处定格几秒,最后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小盒巧克力豆递过去,“回来的时候顺手买了两盒,送你一盒好了。”

“奇犽你果然还是在担心我的伤势吧。”小杰接过巧克力后往旁边蹭过去一点,天空竞技场的豪华大床立刻空出来一半,奇犽不客气地坐到他身旁并竖起食指点着小杰的额头。

“笨蛋,笨蛋,你活该被人揍!”

“一模一样的话奇犽你昨天就说了不下十遍啦!”

奇犽的指尖是温热的且不带半分力度,点了几下后杰·富力士飞快地捉住他的手并将其包裹在自己的掌心。奇犽瞪大了双眼,小杰的身影很快填满了那两汪蔚蓝的湖泊,而他的挚友只是再次郑重、郑重地向他表示歉意:“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奇犽,请原谅我,下次战斗我绝对会优先自己的生命。”

“对我道歉有什么用啦。”

事实上非常受用,眼底的笑意出卖他,奇犽干脆往嘴中猛倒巧克力豆转移注意力。

“太好了,奇犽不生气了!”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生气的啊!”

小杰点了点自己的鼻子,用他那一向理所当然的活泼语调说:“当然是闻出来的。”

在贱井塔内共度的光阴回溯而来,奇犽想起在那个无聊至极的小房间里他们也是这样裹着一条被子趴在一起如同情人蜜语,他的心脏在胸腔中一瞬间震如擂鼓,怪异地像是有几十只蝴蝶在肋骨做的牢笼中振翅,他语调有些急促地吐出所以呢三个字,如同掩饰着什么。

杰·富力士的气息软绵绵的洒落在奇犽的颈侧,奇犽忍不住挺直腰背,这时候小杰偏一本正经地抬起头告诉他:“奇犽现在闻起来很甜,是心情很好吗?”

但懊恼又在他眼中瞬间流逝:“昨天的奇犽闻起来好苦啊,果然是我让你生气了。”

是指巧克力的含糖量吗?有些抽象,但奇犽听明白了,他几乎要发动凝来上下打量他最好的朋友,现在他的注意力已经从对方的伤口一溜烟转移到那敏锐到让人不可思议的鼻子上去了。

奇犽屈起手指勾了勾小杰的鼻尖:“你这家伙总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很厉害唉。”

“不过以前好像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奇犽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能让我感知到情绪变化的人。”

杰·富力士的脸颊是柔软而青涩的,奇犽在他身上无法窥见一丝成年人的棱角分明,少年人抽芽般发育成长的柔韧躯体下是一颗被裹藏的单纯之心。

奇犽翻了一个身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那当然了,我奇犽大爷是独一无二的。”







3.

19:59。

指针走向八点整的时候爱爱的上空飘起了花瓣雨,再冷酷无情的人在这座永远与爱相关的城市也能够理解为什么那些容易催动欲望的情绪多数在夜晚产生,比丝姬托着腮,爱心巧克力在她舌尖上悄悄融化。

他们原本并没有在爱爱耽误太久的打算,一进入城市他们就在几个寻求邂逅的女孩身上栽了跟头,几个来回下来奇犽的侦查与反侦察能力已经被锻炼到了极致,他拽着小杰的手灵巧地穿梭在人群中,雷达般带着朋友精准地躲避任何试图创造机会的女孩。

直到和比丝姬搭讪的吟游诗人一边弹着竖琴一边用歌唱般的音调告诉一行人如果在爱爱举行一场婚礼,那么婚礼的新人和宾客们都将收到爱之女神的祝福,而正巧在今晚八点就有一对新人在城市中心举行婚礼。

西索表示根本无所谓,而追求浪漫的比斯姬则和两个天性爱玩的男孩一拍即合决定留到婚礼结束。

新年纯白的婚纱鱼尾般摇曳着,蜜糖般的气息渗透了人群,镶嵌在戒指上的宝石灿若星辰。奇犽想这段新奇的体验很快就会变成他记忆里的零碎片段被收纳入回忆,但他仍克制不住地将自己的目光都掷向杰·富力士,那个少年在他身边就像奔流不息的海,不知不觉他已经将所有的目光都聚拢在他身上。

“奇犽,新娘要抛捧花了哦,谁抢到了就算赢,输的人要请赢的人吃巧克力!”

“我可不会输!”

看,就是这样,他的热情总因为杰·富力士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而无止境地开始燃烧。

捧花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比丝姬站在人潮的最外侧踮起脚尖,无论是玫瑰花瓣铺成的地毯还是充满少女感的闪光包装纸都让她心神荡漾,她的目光寻找着人群中的两个男孩,看他们互相追逐最后打成平手。

接下来的事情好像就不需要我了,干脆去盯着那个魔术师好了。比丝姬望着被男孩子们一起接住的捧花流露出笑意,她一步一步离开这场在城市中心上演的喜剧,轻快明朗的高跟鞋声响在铺满花瓣的街道上。

捧花被他们接住的瞬间就化作一张D级卡片,人们的祝福和祈愿在男孩们周围交织着化为靡靡入耳,奇犽和小杰分别执住卡片的一半,银色和深色的两个脑袋凑在一起。

“这样的话就算我们两个人一起得到祝福了。”奇犽说。事实上比起这张名叫“爱神的祝福”的卡片,他更在意的是自小杰指尖传来的炙热的温度。

小杰亮晶晶的双眼弯起,他笑起来时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那就按约定好的,我请奇犽吃巧克力,奇犽也要请我吃巧克力!”

像这样简单的赌局数不胜数,如果用巧克力糖球去换算,那么他们已经互相往对方嘴巴里喂了成百上千次巧克力。

他们以猜拳的方式决定最终由谁收藏这张卡片,最后奇犽比着布笑嘻嘻地从小杰手中接过祝福的卡片。

玫瑰花瓣在大地上拼接成海,他们走在花香的浪涛中,奇犽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留恋一个美丽与芬芳的梦。






4.

杰·富力士是由什么做成的?

——旷野的风、充满蓬勃生命力的色彩还有细小却不失光芒的星屑。

奇犽前所未有地想念小杰从前粗糙且支愣起来的头发,它们像生命力无比旺盛的野草,至少奇犽无法想象会有死去的一天。

奇犽尝试用思考抑制摧枯拉朽的悲伤,但思考只会让他感到更悲伤。小杰长长的黑发下垂,绵软地贴着他的耳畔晃动,随着黑发散落的还有杰·富力士的一切,男孩掩藏在笑脸下的哀与怒以及他被提前透支的光辉未来一并都被摊开在奇犽面前。

我就要失去小杰了。

这样的认知是一把锐利的刀飞快的削去奇犽心头任何美好的念想。

尼飞彼多的身体和灵魂都灰飞烟灭,但这不是奇犽想要见到的后果。

奇犽想起在天空竞技场小杰对他的道歉和承诺,想起在爱爱拿到的卡片,想起小杰在前往NGL前寄回鲸鱼岛的信,男孩在月白色的信纸上用他有些歪扭的字迹写“我和奇犽是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再一起走到春天的好朋友”。

嵌合蚁风波的终止符却在奇犽生命中掀起另一场狂澜。爱是一种玄妙的东西,它让奇犽十多年神佛不信的冰冷生活诞生信仰,把高高在上的揍敌客家下任家主拉下神坛沦为一个普通男孩,他背着杰.富力士轻飘飘的生命,前方是他用电光石火也无法追赶的光阴,这几乎是殉情式的陪伴。苦味在奇犽口腔中弥漫,他向来不憧憬也无法与童话共情,但他此刻深切地体会到小美人鱼一步步走在刀尖上的心情。

只此一段路,向生而死。

他将还剩一口气的小杰交给莫老五和诺布时,“枯萎”一词在他身上体现到淋漓尽致。

奇犽开始没日没夜的守在病房前,杰·富力士的生命凋零了,奇犽的心也凋零了。诺布发现男孩的左手无名指上缠绕着一根黑发,像一根从人间垂向地狱的蛛丝般紧紧地牵住揍敌客家三少爷的手指,但这个在与嵌合蚁战争中倍受煎熬的猎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沉默地离开了病房周围。

奇犽不止一次踮起脚试图透过玻璃看清那个病房中央被无数绷带包裹的小小身影,他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毫无逻辑,比如只有离开了杰·富力士他才会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全名是奇犽·揍敌客……

比如,“我不会原谅你的”等同于“我原谅你了。”







5.

一年零三个月。

已经一年零三个月没有见到奇犽了,那些一同冒险的日子已经被平淡的日常远远甩在身后逐渐化为透明。小杰像每一个普通中学生一样拎着装满课本的书包回来,他现在拥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家庭、平静安稳的生活和一份遥远的思念。

与金在世界树顶端畅聊已经是一年前的事,随着他发现自己无法使用念能力,杰·富力士波澜壮阔的冒险生活也落下句点,猎人执照被小杰收进床头柜里,他享受着当下恬淡的生活心底却仍有几分挣扎。

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和奇犽说。

他想说他在昏迷的时间里梦见了自己的葬礼,有人在他的棺木里堆满了巧克力糖豆,还有他的棺材板,闻起来像一块百分之九十九的巨大巧克力砖,他突然就安心了,他想,他现在一定是躺在奇犽怀里。

奇犽是独一无二的。

如水流般潺潺流经的岁月里这个认知像一颗被溪水抛光的鹅软石,小杰也不知不觉屯了一床底的巧克力。

巧克力?

杰·富力士收到了一份礼物,它由米特阿姨笑盈盈地递过来,拆开后才发现里面放着一盒巧克力糖豆和一张纸条。

“奇犽的笔迹?”

——我和小杰是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再一起走到春天的好朋友。

他最重要的朋友造访过这里,千真万确。

“笨蛋,这就要哭鼻子了吗?”奇犽抱着一个布袋从楼梯的拐角走出来,亚路嘉乖巧地从奇犽身后探出头并对着小杰比了几个口型。

——哥哥他很想你。

“奇犽才是大笨蛋!”

告别一年零三个月后,杰·富力士收到了一袋奇犽手写的信和一个巧克力味的奇犽·揍敌客,后者现在正赖在他卧室的床上不肯走,活像一只化成一滩的猫,他只能从床底拿出一盒又一盒巧克力吸引对方离开。

风过旷野,飞鸟掠林,只要有奇犽·揍敌客在身边,无论光阴切割过多少花与水,杰·富力士都能再次振翅高飞。

—END—

评论(10)
热度(404)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