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酷】伊莎夜

魔改严重的非典型史密斯夫夫,依旧是窟卢塔没被灭族if线,盗贼头目和黑帮保镖(犯罪猎人)那糟糕且该死的拉扯,HE




香槟玫瑰、生锈钉还有心驰荡漾的For One Night。

刚从一场甘甜美梦中苏醒的酷拉皮卡毫无睁眼的欲望,包裹全身且紧贴着皮肤的温暖为他带来安全感,金发的男孩心安理得地躺在某个人怀里并发出软软的鼻音和舒服的咕噜声告诉对方自己已经醒来,他甚至肆无忌惮地在这个怀抱中舒展腰肢,朦胧且不自知的模样显得无比可爱。

巴托奇亚共和国早晨八点的阳光似水波般温柔,它们从窗帘的缝隙中潺潺流入缠绕着旖旎气息的宾馆套房,这时候犯罪猎人精准的生物钟开始噼里啪啦崩坏,习惯六点起床的酷拉皮卡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略带失望的叹息后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微微摇曳后终于看清了被笼罩在光芒中的地毯上的深色酒渍。

“……”

在他逐渐僵硬起来的身体和变急促的呼吸中酷拉皮卡恢复了思考能力。十八岁的犯罪猎人此刻正面对着一个世纪难题:已知他和他刚认识一个月不到的好友结伴挥霍假期,他们从优路比安大陆飞到巴托奇亚共和国,一路上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彼此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上脑电波的人,但就在十二个小时前在坐在酒馆里喝上了头,于是两间套房变成了一间套房,他甚至一时兴起又向前台点了一瓶朗姆酒送到房间里继续喝,故事的高潮是他的旅伴扯开他的浴衣将一杯酒淋在他光裸的肩头上,嫩黄色的酒液顺着他的皮肤纹路往下淌,紧接着一切都疯狂起来……

所以,所以,对方似乎还没有醒,酷拉皮卡纠结着,他现在要立刻逃走吗?

这一切听起来看起来都太羞耻了,他尝试挪动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和身后那个人紧贴的背部和臀部,他想就这样一点一点离开这张床,但是搭在他腰侧的那只手臂的主人显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库洛洛只是稍稍使劲就把人重新带回了自己怀里。

“如果不是很想起来就再稍微躺一会儿,我已经联系过前台延后今天的清理服务了,另外八点半的时候他们会把早餐放到门口。”

库洛洛的双唇几乎要贴上青年的耳畔,他满意地感受着青年因为他暧昧的声音而颤抖,但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他并不很想放手,于是库洛洛低下头,用他柔软的黑发轻轻蹭着酷拉皮卡的后颈。

酷拉皮卡不自然地挣扎几下后便安静了下来,他强迫自己去思考,然而一向说话很直的犯罪猎人此刻却在踯躅着该不该说些什么。

“嗯,嗯,那就到八点半,吃完早餐后我想用一下浴室。”

“就没有更多想说的吗,酷拉皮卡?”

“啊,我想这,可能有些太快了。”酷拉皮卡捂住自己的脸,他的感情史仅有受到一些异性或同性追求的记录,而这些记录无一例外都以酷拉皮卡的拒绝为结尾,但是他现在仅用一个月就和有些心动的对象发展到了床上。

妈妈……青年苦恼地想,我真的只是个传统的少数名族。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慌乱地挣脱库洛洛的怀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我的美瞳呢?”

库洛洛侧卧着用一只手托起脑袋:“你昨晚洗澡前摘下来了,我帮你放到了书桌上。”

“该死的,昨天晚上一定是……”金发的青年看上去垂头丧气的。

库洛洛将手掌覆盖在男孩的手心上安抚对方:“窟卢塔族美丽的火红眼,我曾在一些书籍上看到过相关记载,在这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实物,但是那时候你看上去非常惊艳,咳,不如说是过于诱人了,我很喜欢。”

他隐瞒了青年在借着酒劲抱住他时双眸就火焰般燃烧起来的事实,世界七大美色之一的火红眼在男人的甜言蜜语里变成了调情的借口,他喜爱酷拉皮卡因为他的言行而惊愕或者颤抖的样子。

“诱,人。”酷拉皮卡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真的不是什么红眼睛的恶魔之类的吗?”

“我不喜欢妖魔化别人,尤其是你,酷拉皮卡,毕竟你是我一见钟情的初恋嘛。”

酷拉皮卡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他感到一阵炙热的温度迅速攀上自己的脸颊,他立刻用被子将自己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所以我都说了,你这个笨蛋,我们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库洛洛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对方从层叠的被子中拯救了出来,就像拨开一只熟透的橘子:“我想你大概不记得了,但我昨晚确实有在中途说过会好好负责之类的话哦。”

“……请不要在一早上内对我连续进行多次打击,鲁西鲁先生。”

“所以要不要考虑一下接下来也一起生活的事情?”库洛洛心情颇好地望着对方,他的目光流连过青年的双唇最后驻足在酷拉皮卡茶色的眼睛上。

“虽,虽然你确实是我会心动的那一种类型,但是结婚是不是还有点太早了?”酷拉皮卡的双唇蠕动着,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确实有些草率,毕竟我连求婚用的戒指都没有准备好。这样吧,下个月月底前我会准备好向你求婚的戒指,八月底南迦市会举行和当地宗教相关的狂欢节,我们在那里见怎么样?”他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

不得不承认,酷拉皮卡对这个疯狂的提议异常心动。





信长:所以玛奇,拉这个群到底有什么用?

芬克斯:有什么事不能在那个大群里说吗?

富兰克林:而且没有把团长和那个新来的4号拉进来,是有什么特殊的里有吗?

窝金:而且为什么要用那种根本不符合旅团形象的群头像?

玛奇:群头像是派克诺妲和小滴挑的,和我无关。不拉团长是因为事情和团长有关,不拉西索是因为我认为那个家伙知道后会坏事。

飞坦:所以有事吗。

小滴:有!

派克诺妲:我们合理怀疑团长在谈恋爱!

信长:不可能

窝金:不可能

……

飞坦:不可能

富兰克林:有证据吗?

派克诺妲:[聊天记录]

派克诺妲:上个月团长参加一场书友交流会后就开始询问我优路比安大陆和巴托奇亚共和国有没有什么适合旅游的地方。

小滴:团长问我沿路有什么特色美食。

玛奇:……团长问我约会怎样打扮会让对方感到舒适。

剥落列夫:等等,玛奇那个是什么?

库哔:虽然很离谱,但我怎么觉得有理有据的。

玛奇:还有人持反对意见吗?

信长:……

飞坦:……

侠客:等一下

派克诺妲:侠客,怎么了吗?

侠客:我认为他们马上就不是恋爱关系了

侠客:是婚姻关系

群消息爆炸般袭来,侠客最后看了一眼群头像上的那只毛绒绒的黑色玩具蜘蛛后麻木地退出了Line的聊天界面。

嗯,还是先帮团长挑选订婚戒指的款式比较重要。






“酷拉皮卡!”“准备!”“结婚?!”

好友们的脸在自己面前骤然放大,酷拉皮卡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坐在沙发上,虽然之前就预想过说出这个规划时朋友们会感到震惊,但是对面的反应已经到了夸张到出人意料的程度了。

“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你查过她家底吗,看过她户口吗,这一切全都靠谱吗?”在雷欧力和小杰还在原地消化酷拉皮卡带来的巨大信息流时揍敌客家的三少爷已经一针见血地问出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我和他在上个月汀克市里的书友交流会认识,就是那本《虚数之罪》,我们高度赞同彼此的观点,而且都正好想打发假期于是就约好了一起旅游。他的父母因为意外事故去世,所以他从小在一家孤儿院里长大,现在是一个出色的鉴定师。”酷拉皮卡并不知道自己在说这番话时会不自觉地流露出类似“幸福”和“羞涩”的情绪,他搅动着泡在杯子里的咖啡,每一句话透露着对未来的期待。

“怪不得酷拉皮卡前段时间一直说没时间和我们聚餐,原来是在和心仪的女孩子约会啊!”杰·富力士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你参加读书交流会的事情我有印象,”雷欧力的嘴角疯狂抽动着,“但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不该是个男人吗?!”

“对,就是他。”

“奇犽,酷拉皮卡刚刚说他要和一个认识一个月的男人结婚。”

“不用你强调我也知道……”奇犽差点把一颗巧克力糖球从鼻孔里喷出来,“我觉得你们实在是太快了,就像小杰说的,你们才认识了一个月。”

酷拉皮卡的目光有些飘忽,他的表情介于尴尬和害羞中间:“一见钟情,雷欧力可以证明的。”

“我确实可以证明。”雷欧力打开手机粗略地浏览了一下自己的手机简讯,“你在旅游期间一共给我发了132封简讯,从库洛洛·鲁西鲁聊到库洛洛·鲁西鲁,很显然你恋爱了。”

“我好像可以理解了,”小杰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如果真的很喜欢的话从恋爱走向结婚很正常吧!”

“才没有这么简单啊,笨蛋!”奇犽扭过头来,他的双眼如毫无涟漪的湖泊,沉浸笔直地仿佛要洞穿酷拉皮卡的胸膛,“酷拉皮卡你有告诉对方自己是个卧底在黑帮以抓捕被黑帮包庇的通缉犯的犯罪猎人吗?”

“不,我怕直接说会让对方担忧。”

“那你提到了黑帮或猎人里的任何一项吗?”

“也没有。”

“难道他直到准备和你结婚都不知道你的职业吗?”

“不,”酷拉皮卡往咖啡里加了平常两倍量的砂糖,“我告诉他我是个卖保险的。”

奇犽的大脑宕机了:“……算了,反正横竖都是穿西装的。”

雷欧力用棉签棒清理了一下耳朵,他为好友找到真爱感到惊喜又因为结婚这个天降消息感到头晕目眩:“所以,为什么会唐突地提到结婚?”

“啊,这个……”酷拉皮卡的双颊泛起不正常的绯红,都怪这该死的一见钟情,事后回想,他总会在一些不合时宜的场合记起那些密密麻麻的吻和缱绻的呼吸,“我们,做了,然后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和我提了一起生活的事。”

一阵沉默后雷欧力发现目前能跟酷拉皮卡继续对话的似乎只剩下自己一个,于是他磕磕巴巴地继续询问:“冲动,冲动的年轻人,所以为什么,我不认为你在感情方面是个相当草率的人啊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深吸一口气,他再一次隐约闻到朗姆酒馥郁的芳香,他脑海中闪过的著名诗人们的情诗在酒液的浸泡下化作一堆没用的陈词滥调,他感受到自己的胸腔在振动,声音从喉咙里流淌出来:

“我喝醉了,然后吻了他。”

—TBC—

我发誓后续在路上,团长具体怎么糊弄的在后续里

评论(20)
热度(198)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