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我是调查员,他是我包养的■■■

人外雷x调查员安,不是正统克的克苏鲁,本篇为前文结局选项B【尽管嘴上这么说心中还是犹豫,决定听完雷狮的话再做判断】的支线结局,结局C有待更新

前文:我和人外有场恋爱 

A选项结局:不要靠近克苏鲁,会变得不幸 

c选项结局:邪神大人总想让我告白 




【检测对象:安迷修】

【检查结果:理智值产生剧烈波动……警告!警告!】

【状态追加:永久疯狂】

【达成结局:normal end——化为悠久之梦】

爆破的轰鸣声撼动了地平线上的微光,它和安迷修手中的冲锋枪一样在马萨诸塞州的薄夜里显得毫无逻辑不合常理。

“安哥,我们能不能理解成两位前辈这是成功了?”埃米将大半身躯藏在一块警用防弹盾牌后,他手中的枪并没有停止射击,子弹一颗颗没入尘灰飞舞的夜与雾中。

“我还是祈祷一下那两个莽夫可以用正常方式收场吧。”

安迷修的冲锋枪自顾自地咆哮了一会儿,起初,他们还能听见子弹嵌入某物体的声音——没错,只能用“物体”来近似描述,他们的敌对者尽管拥有着人形,但是皮囊之下已经被恶臭粘稠的脓汁所填充,进而被操纵着向警方和调查员袭来。大约过了十几秒,安迷修明显能感受到那些不懈追逐他们的人形停止了步伐,紧接着他们捕捉到了类似水汽蒸发的动静。

烟尘散去后埃米借着黎明前微弱的光目瞪口呆地望着地上几乎化成一滩脓水的人形,安迷修擦拭着枪支,他叹了一口气,从脓水中无辜的尸体上敛起目光:“看样子雷狮他们干掉控制尸体的母体了,这群人也算是能够安息了。”

“这也,这也太危险了吧!您和雷狮前辈、嘉德罗斯前辈也是这样过来的吗?”埃米倒退几步甩开破烂不堪的防弹盾,长达两小时的战斗与追逐让他感到疲惫了麻木。

“抱歉,埃米,”棕发调查员的语气诚恳,“最开始组织往这次编入D级人员时只是希望你们能做一些简单的后勤工作,主要以后方学习为主,并没有将你们算入前线战力,非常抱歉,还是把你们卷进来了……”

事件的起因是马萨诸塞州某地区突然出现连续的人口失踪事件,几个月后有目击者称见到失踪者在午夜的街头游荡,随后当地的势力进行了一场大洗牌。组织编入S级调查员两名、A级调查员一名以及D级调查员三名进行事件调查,但是真正进入马萨诸塞州进行调查后,安迷修等人发现事件甚至预估的情况还要棘手一些。

邪神崇拜、神的先遣者的降临……在不断地交涉与信息分析中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推测前期失踪人口应该被用某种手段控制,且被当做武器投入当地的势力斗争,而雷狮提出了类似控制源的母体存在的可能性。但当晚他们暂住的旅馆遇袭,敌方出人意料的战斗力让调查员组一夜之间折损两名D级调查员。

幸存者们将目标锁定为几年前不温不火却在最近突然崛起的杜可制药 ,几番追踪潜入后终于诞生了今夜的计划——由安迷修和埃米以及协助的警方吸引一部分火力,雷狮和嘉德罗斯进入公司内部调查邪神崇拜的真相和摧毁母体。

安迷修的车一早就因为敌方高强度的集火报废在路边,他和埃米只得靠着一块防弹盾和几支枪进行周旋与撤离工作,直至雷狮和嘉德罗斯为所有人带来破晓。

“我们是要走着去和雷狮前辈他们汇合吗?”埃米联想到他们那辆如同抱团的枯树枝般侧翻在公路一侧的车。

“会有代步工具的。”

浅浅的金芒在天际线上流淌的时候安迷修的手机“滴滴”响了几下,两条短信一前一后传入,男人亮起屏幕后扫了一眼讯息的内容然后将手机拿到后辈的面前晃了晃:“雷狮他们让我们去医院汇合,最新代步工具是一辆警车。”

“看样子警官那边没出什么大事,万岁——”埃米欢呼着,“万岁——安哥,活着真好。”

“是的,活着真好。”

安迷修喃喃着重复了一遍。

在编号为45045的隧道和洋馆事件后他对于“生存”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执着,对生死更为强烈的认知让他对身处的世界抱有强烈的怀疑。

安全感缺失。

在每个劫后余生的瞬间,敏锐的调查员嗅到硝烟味,在他温和的面庞下每根神经都在颤抖着告诉他,你比想象中更需要雷狮。

需要那个同他一起依偎在危机四伏的洋馆中,给予他亲吻的雷狮。




后勤部,全称后续事项处理部门,专注为调查员们擦屁股以及解决烂尾事件,常年生产抑郁症患者和精神病患者,常年招募公关能力强悍沟通能力一流的成员,当前部长凯莉,副部长霍金斯。

“我恨你们,”凯莉在电话里真挚地同安迷修问好,电波和距离稀释了她甜美的声线,让她的责备听起来有些尖锐,“没有你这样包庇的,你在提交的报告里说雷狮和嘉德罗斯只是去杀死控制尸体的母体,只是!但是那两个疯子把整栋楼都炸了,检查现场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找到一块完整的墙皮!后续处理多麻烦不用我说了吧!我和霍金斯迟早会被你老公和嘉德罗斯整进精神病院!”

安迷修看了一眼左手打着石膏躺在床上当大爷的雷狮默默地将手机移开了一些:“抱歉凯莉,我会教育他的。嗯嗯,上次的化妆品用起来怎么样,我把会员卡送给你当赔礼。”

“唉,嘉德罗斯因为这次事件也升S级了,接下来根本闲不下来……算了,下次你放雷狮出来记得给他戴上止咬器。”凯莉有气无力地摁下了挂断键。

“她脾气真大。”雷狮嚼着苹果评价到。

“但凯莉说得对,你和嘉德罗斯被偷袭受伤根本是活该,”安迷修望向他的伴侣的目光带着一丝戏谑,“莽夫就该受到惩罚。”

“所以我的惩罚是什么?”

安迷修伸手帮他抚平翘起的乱发:“我得告诉你,在你的手拆石膏前我们不会有X生活。”

在雷狮看来这样的生活节奏简直得心应手,他蹭了蹭安迷修抚摸着他额发的手:“亲爱的,只要你主动一点我们依旧会有。”




组织给两位S级调查员批准了一个长达四个月的假期,于是安迷修短暂地回归了正常人的生活。

“结婚后你越来越像个全职太太了。”

凯莉在社交软件的聊天窗口这样调侃他的时候安迷修正在菜市场挑萝卜,他在地铁上告诉凯莉生活在一起后他们仍有很多琐事需要解决,例如前段时间雷狮试图单手做饭结果一时间无法切换刀和锅铲的手感结果差点直接干碎一口新锅之类的乌龙。

下了地铁后调查员先生收起手机,他穿越一片繁华的商业区,沉落的黄昏熔下紫红的暮色,悬在空中的巨幅电子广告屏用七彩的色块和线条牵动每个人的心,在蓦地放缓的光景中街道上的景色在逐渐融化。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

安迷修猛地瞪大双眼。

他在注视着什么?

双眸所及一切事物都被歪曲,万物流动着化作色块,世界突兀地变为了摇摇欲坠的砂之堡垒,平稳的地平线是扭动着的波浪,在那之上,一只巨大的眼睛缓缓睁开。

“我……我好像看到窗外有一只眼睛……”

……曾经有谁面露惊恐地诉说着。

安迷修禁闭双眼奔跑起来,世界撕裂得静谧无声,突如其来的衰败迫使调查员亡命之徒般不断逃亡。

蠕动声。蠕动声。蠕动声。

在无法停歇的脚步中,安迷修思考着何为真实,直到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紧紧禁锢住了他。

“你在瞎跑什么?是准备用脑袋撞破门再进来吗?”

溃败终止,雷狮是突兀降临的不和谐音却意外将整首音调错位的曲目复原。安迷修的呼吸轻轻喷洒在雷狮紧身背心的弹性布料上,抬眼时扭曲的万象已如过眼云烟消散,调查员先生眨眨眼睛,他感到自己的喉咙因为方才的天降异像而干涩:“总觉得被什么奇怪的东西蛊惑了……不,没什么,你的左手?”

“前几天的恢复训练有点效果,差不多可以举哑铃了。”

安迷修的瞳孔微微放大,雷狮向他展示训练成果的动作在他眼中一帧帧放慢,时隔两年他却在这一刻感到了回到那座洋馆中的毛骨悚然。

“雷狮,”调查员先生静静端详着恋人的侧脸,“我最近好像有点健忘,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组织成为正式调查员的来着?”

“比你晚一年啊,你忘了吗?”男人的双眼仿佛包容万象,暮色中安迷修看到他的眼中群星沸腾,“我在干调查员前是个失败的导演,组织发现我拍的微电影中有灵异画面,还是你来调查我的,反正最后导演这口饭我是混不下去了,干脆跟着你去组织干了。”

“啊,啊,是这样,我想起来了。”

他心中的疑虑如同冰可乐的气泡,膨胀后逐渐上升却在对上雷狮的双眼时破裂。

没错,没错,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不讲道理,唯有雷狮,唯有雷狮——

“所以晚上吃什么?”

“萝卜排骨羹。”

“我不喜欢吃萝卜,可以多放一点排骨吗?”

“我拒绝。”

安迷修站在厨房里望着客厅里用左手举哑铃的男人,此时此刻于他而言雷狮是燃烧着的钢铁黑树,永远炙热,永恒不朽。





…………

愉悦。愉悦。

只要放松警惕就有机可乘,只要产生动摇就会被蛊惑。

调查员在犹豫的刹那就已落入神编织的陷阱。

“■■■■йлцÈ∝■”

“çэщЬ■■■■■■■”

在被暴雨隔绝的洋馆里,神用无法辨析的语言呢喃着,调查员在触手构筑的生命摇篮中陷入长眠,他的灵魂抵达死亡后又超越了死亡,无数触手拥抱他,膜拜般亲吻他,虚幻的童话是神为他的灵魂准备的温床。

愉悦。愉悦。




【档案45045】

【正式调查阶段死亡人员:道格拉斯】

【调查员等级A,编号4—16—12】

【死亡原因:疑似自杀】

【正式调查阶段失踪人员:安迷修】

【调查员等级A,编号3—19—5】

【失踪原因:不明】

【事件调查进度:已将目标地点封锁,观察期三年】

—END—

加粗部分是道格拉斯在洋馆里对安迷修说的

被蛊惑的调查员,这种王子公主一样的结局也挺好的,永远活在梦里,真不错!

评论(26)
热度(1122)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惑星灼尽 | Powered by LOFTER